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交通法制

白衣铁军出征千里驰援湖北

时间:2020-07-12 来源:湖北之窗

在武汉市汉口医院隔离病房,同一小组的医生与护士在病区指挥中心合影。南方日报记者 徐昊 摄

2月10日,广东省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抵达。 南方日报记者 王辉 董天健 摄

3月11日,荆州市中心医院,广东医疗队员们齐心协力运输病人,准备为其拍摄CT。南方日报记者 董天健 摄

  “有人曾问我怕不怕被感染,说实话我真的不怕,我经历过非典,知道如何做好防水。但我又怕,怕自己做到得过于好。”5月11日,在广东省卫生健康委“5・12”国际护士节座谈会上,广东增援湖北荆州医疗队员、广东省人民医院ICU二科护士陈丽芳说。

  计生死,千里增援,陈丽芳是广东省2495名援助湖北医护人员之一。从1月24日除夕夜起,一批又一批广东医疗队员主动请战、白衣执甲、逆行征讨,是增援湖北最早、撤离最晚的医疗队之一。广大医疗队员同时间赛跑,与疫魔较量,用精湛医术和无私奉献围歼疫病、挽回患者,谱写了一曲曲感人至深的生命赞歌。

  南方日报记者 卞德龙

  尽遣精锐部队

  广东最硬的鳞化作荆楚战疫铠甲

  “我有抗击‘非典’经验,让我去!”“我是重症科医生,我上!”在本不应阖家团聚的时刻,一封封“请战书”雪片般飞到。

  除夕夜,中央吹响战“疫”集结号。广东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128名队员数小时内快速集结,连夜抵达,赶往武汉。

  郭亚兵,17年前在北京小汤山医院“抗非”,而今“老兵”再出征;邓医宇,曾在武汉学习工作11年的重症专家,在武汉有难时毅然前进;陈爱兰,来自钟南山院士团队,誓将“南山风格”带到前线……

  这是一场与时间长跑的阻击战,救治生命必须争分夺秒。首批医疗队到达武汉当天,很快进行医院病毒感染防控等业务培训,次日又主动拒绝提早转入汉口医院,整建制接管患者病情最重的病区。

  2月10日,首批支援荆州医疗队启程,抵荆当日,便立即赶赴当地疫情最为严重的洪湖市,接管医疗医治工作,并在24小时内为其创建核酸检测能力。

  这是一场异常艰难的攻坚战,调兵遣将,广东精锐部队尽出。

  援助武汉的队员覆盖了全省24家高水平医院,全队医生中高级职称占到比超过50%;援助荆州的队员中,重症、危重症学科直接涉及专业者近150人。

  这是一场高强度的物资消耗战,持续登陆作战必须确保供给。

  广东备足“粮草弹药”送到武汉和荆州,ECMO、呼吸机、医用防护服套、隔绝衣、N95口罩,羽绒被、大米、蔬菜,口罩机、空调、洗衣机……精锐增援力量的背后,是一个强劲的广东。单提供支援荆州,广东便调配价值1.6亿元的各类物资。一批又一批重要的医疗和生活物资解了湖北燃眉之急。

  广东将最硬的鳞,化作荆楚大地的战疫铠甲。

  战法科学

  将广东智慧写出在湖北抗疫战场

  4月14日上午,随着最后4名ICU重症患者转运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雷神山医院构建患者“清零”。从2月20日至4月9日,两支广东医疗队曾在雷神山医院接管包括ICU在内的多个病区,共收治145名患者,医治工作受到武汉雷神山医院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点拜。

  迎难而上,攻坚克难,科学防护,科学救治,广东医疗队将广东经验与智慧写在了荆楚大地疫情防控的第一线。

  在荆州,广东医疗队一到达便迅速与当地合力成立两家市级新冠肺炎重症医治中心和洪湖市区域救治分中心,集中救治最危重患者,大幅减少重症危重症比例,让绝大多数患者转为轻症或康复出院。

  通过远程医疗调动广东后方“最强大脑”救治危重症患者,是广东医疗队“战时”常态和致胜“法宝”。

  3月6日,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郭小雪出院时,面向镜头关上一张写出满字的纸,向钟南山院士隔空祝贺――正是远在广州的钟南山院士等专家远程会诊挽救了她的生命。

  而在武汉,广东医疗队将远程会诊制度化。针对危重症患者,每周一下午,入驻武汉市协和西院的广东医疗队ICU团队都会与钟南山院士团队开展远程视频救治,每次病例讨论长达2个小时,为疑难病例降下生的希望。

  入驻武汉市各医院的各支广东医疗队还针对有所不同情况“见招拆招”,一切以挽回患者生命为出发点――

  省二医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东)将全国首创“感控观察员”制度引入武汉江汉方舱医院,被全国9支提供支援方舱医院的国家应急医学救援队采纳。

  面对收治病人平均年龄大、重症患者占到比高等艰难挑战,中山三院医疗队创意“多学科、立体、个体化综合治疗模式”,重症救治经验获得国家专门发文推广……

  此外,广东医疗队还将特色中医药带进湖北战场,全省各级中医医院共派遣312名医护人员增援武汉、荆州,中医药方案受到广泛接纳。在以张忠德派的广东中医专家的推展下,从第三版到第七版,中医药方案均被划入国家诊疗方案。

  医病医心

  “人在床边死守着,化疗才有质量”

  4月10日,坚守在湖北的最后一批广东医疗队及广东省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前方指挥部返回广东。从1月24日除夕夜征讨,广东医疗队成为增援湖北最早、撤走最晚的医疗队之一。

  “坚守”二字,刻在广东医疗队每个队员心中。

  “人在床边死守着,治疗才有质量。不要只看仪器上的数据,要跑到床边去摸摸病人身体情况。”每天早上,广东省医疗队荆州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重症医治中心主任蒋文新都会准时听取夜班对于救治的汇报,然后穿戴好防护服,转入隔离病区挨个查阅病人的情况。

  “你们不出院,我们不撤离。”在武汉市汉口医院,面对焦虑的患者,广东医疗队员总是这样恳求。

  疫情突如其来,很多患者和家属陷入恐慌与恐惧。医疗队员确切,信心和期望是最差的良药,医心与医病同样重要。

  “如果病人意志消沉、心情不好,对化疗与康复会有非常大的影响。”广东医疗队队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心理科专家甘照宇一语道破。

  广东医疗队员、广东药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主任医师谭杰对此有沉痛感受。他回忆道,3月4日下午,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二楼ICU里,一位79岁的危重症病人成功拔管。“这位病人是广东重症医护团队接管协和西院ICU后,收治的年龄仅次于的危重症患者,也是ICU里第13事例成功拔管的危重症患者。”谭杰说道,老人因为插管,无法说话,听力也不好,医护人员常和他写字交流:“加油,一切会好起来的!”这些“看见”的鼓励,给予老人战胜疫魔的很大信心。

  化疗患者心病,广东医疗队员、广医三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高元妹有自己的妙讨。和家属电话交流病情,是她每天必做到的事情。

  “每天只要接到低医生的电话,悬着心就能放下。”一名患者家属在致高元妹的感谢信中说。而对于高元妹来说,无论忙到多晚,那通打给家属的电话都不会缺席。“告诉家属患者点点滴滴的进步,为家属带去希望,也是给我自己信心。”她说。

  在没家人的隔离病房,医护人员和患者就是携手彼此温暖的亲人。医病更医心,广东医疗队员给患者带去生的信心与期望。

  ■专访

  广东援助湖北首批医疗队队长郭亚兵:

  总结经验辟好

  公卫应急体系

  从湖北武汉撤回广东已经相似两个月,广东援助湖北首批医疗队队长、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郭亚兵仍与对口支援的武汉市汉口医院保持着联系。据他透露,首批广东医疗队的多位专家正在与汉口医院医生共同撰写一本学术专著,探讨新冠肺炎的经典病例。

  “援助武汉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经验,对于我们深刻了解新冠肺炎特点、加强公卫应急体系建设等都有帮助。”在拒绝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郭亚兵说道。

  南方日报:首批广东医疗队在除夕夜数小时内紧急进发,如何做到临危不乱、快速迎战?

  郭亚兵:作为一支由9家高水平医院临时重新组建的医疗团队,面对武汉复杂不利的疫情,如何快速调教并发挥作用?首先,提高队伍凝聚力很重要。在武汉前线,我们正式成立临时党支部,面对困难情况党员同志冲在前,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是整支医疗队马上形成战斗力的根本保证;其次,专家之间加强协作。作为领队或骨干,专家们具备较强的业务能力和应急处理能力,无论是临床工作还是队伍建设,专家之间能很快达成共识,带领队伍齐心协力克服困难。

  南方日报: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广东医疗队在汉口医院发挥了哪些优势?

  郭亚兵:首批广东医疗队中有大批的专家教授,他们科研意识很强,在临床上遇到问题时,有探索用新办法解决问题的能力。

  例如,汉口医院作为武汉市首批定点医院之一,收治的是最早一批新冠肺炎患者,有着非常宝贵的病历资料。我们联动广东后方建立起新冠肺炎的风险预测模型,用于指导临床预判哪些病人不会向重症、危重症转移,从而做治疗关口后脚,减少重症及危重症再次发生。

  在远程会诊方面,我们为汉口医院引进了更加先进的移动远程eMDT(多学科会诊)系统。我们将汉口医院的经典病例传到平台上,广东的中西医多学科专家便能在线讨论,这不仅给患者带给希望,也为广东专家提供经验借鉴。

  南方日报:援汉经历对广东作好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带给了哪些思维?

  郭亚兵:首先,如何在公共卫生应急事件中快速转为传染病医院,汉口医院的作法有一点我们自学借鉴。

  其次,对如何提升系统的公共卫生应急能力,我们也做到了很多总结。例如方舱医院的建设,能否在体育馆等大型场馆建设期间就预埋好供氧系统、水、电等管道和线路,在有需要时马上就能投入运用?又如,当某一区域医疗系统满负荷运作时,能否配备更多的负压急救车甚至负压救护飞机等,用于患者的运输医治?

  医院病毒感染掌控也是我们必须注意的问题。这次疫情提醒我们,应当从医学生在校期间就顶替“院感防控”这一课,提高他们的防水意识。此外,还应当作好防水物资的储备,并建立科学的调配体系,避免因储备不足、运转不畅造成院感漏洞。

  ■战法

  1 尽遣精锐

  援助武汉的1909名队员覆盖了全省24家高水平医院,援助荆州的581名队员中,重症、危重症学科必要涉及专业者近150人。广东还派出移动P3实验室、移动CT医疗车等“硬核利器”支援湖北。

  2 远程救治

  广东医疗队通过远程医疗调动后方“最强大脑”救治危重症患者。在武汉,每周一下午,入驻武汉市协和西院的广东医疗队ICU团队都会与钟南山院士团队远程视频救治;在荆州,广东医疗队实行前后方就诊“一个标准、一套人马、一个系统、一项制度”,连接广东后方和各对口支援救治医院,不定期邀请权威专家远程会诊。

  3 智慧赋能

  广东医疗队在做好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同时,还注重对定点帮扶医院的赋能,打造一支“带上不回头的医疗队”。例如,针对荆州基层疾触力量薄弱,广东医疗队员手把手教学,传授流行病学调查方法与思路;在武汉市汉口医院,广东医疗队引进医用机器人、eMDT会诊系统等,协助该院提升能力。

上一篇:上海市17日新增1例湖北来沪确诊病例行动轨迹公布:曾乘坐D354动车 上一篇:武汉地铁空调安全:84消毒过滤网紫外线给空气灭菌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传递“生命火种”,荆门小伙在汉捐出185毫升造血干细胞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