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湖北民生

【热点】关羽到底应不应该发动襄樊之战

时间:2019-09-02 来源:湖北之窗

公元219年,关羽率军三万袭击襄阳,揭开了曹刘襄樊之战,也埋下了蜀国泯没的伏笔。这次战争,历时四个多月,最终以关羽的失败而了结。当时,刘备方才取得益州和汉中,兵力三分,关羽为何吃紧冲击襄樊呢?此次战争又给吴蜀魏三国带来了怎样的了局呢?在此文中,我节略谈谈本身的体会和感受。

关羽

襄樊之战发火的背景

襄樊之战发作于公元219年八月,此前公元214年刘备取得益州,公元215年与孙权争荆南三郡,公元219年正月刘备攻取汉中。在这一系列的攻伐战中,蜀国兵力底子分成了荆州、益州和汉中三处。荆州军力由关羽统领,益州由诸葛亮、赵云、张飞和李严等人防守,汉中由黄忠和魏延戍守,上庸则交给了刘封、孟达等人。上庸本来为申耽申仪兄弟并吞,刘备攻取汉中后,饬令宜都太守孟达从秭归北攻房龄,刘封自汉中乘沔水下攻上庸,二人会师上庸,上庸遂平。但刘备为了管制孟达,又令刘封管辖孟达军,效果造成二人不和,兵力变换不利。

孙权自赤壁大捷后,气力大增,国土扩张欲望也愈加强烈。周瑜的病逝和吴蜀同盟的创设使得东吴“竟长江之极而御曹操”的计划休业,孙权不得以将战略重点搬动到合肥。公元215年,孙权率十万雄师围攻合肥,效验被张辽七千守军打败,219年八月,孙权再围合肥,无功而返。两次败北使孙权熟悉到曹操东线防卫牢固,图之不易,最佳的冲破口还应当选在荆州。再加上公元217年亲刘备的鲁肃病逝,主张疏刘的吕蒙代鲁肃镇守陆口,吴蜀关系进一步恶化。因而吕蒙一上任,便向孙权提出擒关羽全据长江的方略,获得孙权的认可,并不绝暗自调兵陈列于荆州附近。

赤壁之战后朋分荆州

曹操赤壁之战战败后,暂时避免了在荆州权威的发展,只派曹仁领数千兵镇守樊城防卫关羽,而将主力齐集于东西两线。东线曹操于公元213、214和217年三攻孙权,均无功而返,西线曹操先后破马超、破张鲁、取汉中,对内曹操则进爵魏王,权倾朝野。总之,自公元211年到219年,曹操于内关注于自身的势力和繁华,于外则羡慕于征西和讨孙权,从而轻忽了对刘备的抗御和攻击。

在此状况下,关羽毅然策动了襄樊之战,从中线撕开了曹操的防止体制,直插魏国的心脏之地——许昌。同时,魏国国内一些地方也发作了农人的反抗,响应关羽的步履。但是因为孙权的背盟,这次战役最终以关羽的惨败被杀而告终。那么,关羽是否该当发起这起战争呢?对刘备而言,这场战役发生的机遇是否成熟呢?

关羽念头及时机的剖析

关羽被称为蜀国第一名将,是刘备麾下最为自满的将领,而襄樊之战从八月产生到十二月关羽兵败,共经验四个月。其间,刘备既未派出谋臣前去荆州协助,也未派出救兵接应。我们可以推测得知,刘备对这场战役是十足撑持的,且信赖关羽能够取胜,这梗概正是隆中对策的详细实践。因而,阐明关羽的动机就必须从整个刘备集体出发来剖析。

刘备团体自始自终都在执行着诸葛亮的隆中对策,即跨荆益两路兴兵的战略。公元219年正月,刘备在法正的筹谋下斩夏侯渊夺得汉中,曹操则率众从长安出斜谷与刘备对峙于阳平关,五月才退军。同年八月,孙权围攻合肥,虽不克,但有用管制了曹操的东部驻军。此时,曹操的机密摆设就比如两个拳头同时出击,东部被管束,西部溃败,中部兵力空虚且捐赠不及。要是关羽此时率荆州之兵围攻樊城襄阳,必能威胁宛洛,将曹操的巨子割为对象两部。只管不克进兵宛洛,也能将汉中、上庸、襄阳连为一线,修筑一条防御体例。况且诸葛亮在隆中对里所述的计谋也是荆州益州两路出兵,所以我以为关羽动员襄樊之战的首要动机即是执行隆中路线,霸占襄阳竖立安稳的防备体系。

其次,关羽策动襄樊之战也有扩充荆州疆域的需要。荆州在刘表治下时共有襄阳、南郡、武陵、零陵、桂阳、长沙和江夏七郡,“处所数千里,带甲十余万”。可是,在关羽发动襄樊之战时只剩下了武陵、零陵和南郡三郡,北部襄阳郡由曹操攻陷,其他三郡由孙权攻克。因而,关羽动员襄樊之战,既能相应西线的斗争,又能扩充刘备治下荆州的领土,将襄阳作为刘备进攻华夏的一块基地。

孙刘平分荆州后邦畿别离

第三、关羽策动襄樊之战也是想抓住时机、攻其不备。其时曹操的兵力首要会合在长安和合肥二地,戍守荆州的只有襄阳的吕常和樊城的曹仁,总计一万人。而刘备此时已经先后并吞了汉中和上庸,襄阳显著成为了下一个攻击的目的,岂论曹操和刘备都深知这个道理。所以要是行动缓慢,曹操一定会派重兵前来把守襄阳,白白地错失良机。因而,对关羽而言,最佳的计略即是随即动作,在曹操调来救兵之前攻陷襄阳城。

关羽的念头固然不错,但好的念头并不代表好的时机。关羽发动襄樊之战的机缘是否成熟,我觉得应当从好坏两个方面来分析:

关羽此时策动襄樊之战最大的优势有两点:一是兵力比拟,二是曹操的预期。公元219年,曹操相继经历了汉中失利和东线孙权的冲击。汉中失利迫使曹操抛却汉中,调重兵守长安,贯注刘备趁势袭击长安,而东线孙权的攻击又使得曹操不敢轻动东线的守军,这势必会促使曹军形成对象强中央脆弱的机密摆设。究竟也确实如此。襄樊之战前,曹操驻守襄樊的部队只有一万多人,而关羽则屯兵六万,在兵力对比上显著处于上风。

曹操原先防蜀的重镇是汉中和襄阳,但自汉中和上庸失陷后,襄阳的侧翼就袒露了出来。虽然刘备袭击襄阳已成为早晚之事,但曹操也不会想到关羽会云云敏捷地睁开冲击,也来不能调兵增援。所以说,关羽在汉中之战刚结束就倡议襄樊之战,可以有用地裁减正面之敌,给曹操以最深重的进攻,曹操后来计议迁都就是最好的证明。

然而,在这些上风的背后,也躲藏着致命的紧急,这些危机一部门是蜀国自身的,而更大的一部门则来自蜀国的盟友——吴国。

首先,上庸兵权的处置失当使关羽失去了最后的生还市价,且难以配合关羽睁开有力的侧翼冲击。刘备为了防备孟达坐大,派本身的义子刘封统帅孟达军,结果造成了二人争夺兵权的战斗,在关羽被围麦城时,谁都无暇抢救。襄樊之战自始自终都是关羽从正面睁开进攻,上庸位于襄阳西面,要是能共同关羽展开侧翼进攻或阻止援军,将极大的缓解关羽正面的压力。然而怅惘的是,在襄樊之战整个举行过程中,上庸都未曾出一兵一卒。

其次,关羽和刘备团体都低估了孙权的野心和本领。孙权一直都想将荆州纳入自己的版图,尤其是在两次袭击合肥失败后。公元215年,孙刘两国签定和谈,划定长沙、江夏、桂阳东属孙权;南郡、武陵、零陵西属刘备。但是这只是孙权的缓兵之计,是担心将刘备逼急了会使其降服曹操,然而刘备却未能赐与足够的谛视,在襄樊之战发火后也未增派援军。

第三、襄樊之战前刘备所属的荆州只有南郡、武陵和零陵三郡,且呈南北一线分布,缺少应有的纵深。刘表主荆州时,虽然缺乏名将看守,但拥有荆州全境,四面纵深都较强,以是几十年也平安无事。但到了刘备这里却只剩下了窄窄的三郡,以至于吕蒙偷袭告成后连关羽的退路都被切断了。

吕蒙偷袭荆州

第四、荆州缺乏必要的谋臣来帮手关羽和镇守江陵且关羽骄傲轻敌。关羽当然智勇双全,堪称蜀国第一名将,但论权谋兵法也难以和吕蒙和陆逊匹及,何况关羽出征后,后方江陵空虚,又无良臣镇守,使吕蒙有机可乘。

那么,概括而言,关羽此时发动襄樊之战的机缘是否成熟呢?我觉得应该从两方面来思量。如果单从曹操的计谋结构来看此时发动云云大范围的战役无疑是最好的时值,然则要是将孙权的动机思量在内,显然这是下下之策。然而,在当时魏强吴蜀弱的状况下,又有良多人能预推测往日的盟友这么快就成了今天的仇敌呢?又有好多人能推想吴蜀刚瓜分完荆州孙吴就觊觎荆州全境呢?

襄樊之战的影响

襄樊之战外貌上看来是吴胜蜀败,但本色上是吴蜀皆败。由于它冲破了赤壁之战后形成了鼎足之势的局面,使告捷利的秤砣重重地压在了魏国那里。这次战役,刘备共损失了六万荆州兵,一员猛将,三郡的领土,实力受到极大的削弱。自此,蜀国的巨子一向蜷缩在益州一州,伐魏的路径也只剩下了北川一条。

吴国在这次战争中一举拿下了荆州三郡,势力扩展到长江上游,底子实现了其“竟长江之极而御曹操”的方针,其权势也达到了鼎盛期间。但是,这并不料味着襄樊之战最大的赢家是吴国。因为此战也给吴国留下了致命的隐患,或许称之为覆灭的导火索:

起首,它直接引发了厥后的夷陵之战。夷陵之战使蜀国蒙受到了溺死之灾,彻底丧失了逐鹿中原的技巧。赤壁之战后形成的三国鼎峙,事实上就只剩下了吴魏两国,这使得吴国不但落空了共同伐魏的同盟,还得独自面对魏国壮大的攻势。

其次,它造成了吴蜀间的隔膜。夷陵之战后吴蜀当然都在竭力修复碎裂的同盟,但隔膜已经难以弥补。在从此的岁月里,吴蜀当然数次相约发兵,但都因各种原因作罢。这此中虽然有地舆、军情和通讯等缘故,但二者的隔阂所导致的互相不信赖和互相使用生理才是失败的根源。

再次,它在相称水平上管制了吴国的军力,减少了吴国伐魏的胜算。孙权之以是要夺取荆州,一是为了增加长江上游的贯注,二是为了开辟一条由江陵冲击襄阳的新的战线,旋转他数攻合肥而不下的尴尬局面。然则,在襄樊之战胜利后,孙权的战略意图并未完全实现。因为襄樊之战后,吴蜀交恶,吴国担心蜀国会效仿吕蒙夺江陵,所以并不敢在江陵大量用兵。即使在后期吴蜀重新缔盟后,荆州也只有诸葛瑾策动过一场小型的战争,吴国的战略重心照旧放在东线合肥上。

末尾,它加大了吴蜀两国配合伐魏的难度。襄樊之战后,东线和西线成为了吴蜀两国最佳的伐魏道路,但是,东线合肥城远离河道,倒霉于吴国水军上风的阐扬;西线山路弯曲,运粮穷苦,倒霉于弱小的蜀国恒久作战。何况,建业和汉中相距千里之遥,通讯贫苦,底子无法实施有效地共同。

所以说,襄樊之战的发生现实上是削弱了吴蜀两国合营的力量,它破坏了三国鼎立的平衡局面,使得弱者更弱,强者更强,终极也导致了吴蜀两国配合的消亡。想当初襄樊之战时,孙权无论是良将谋臣还是战备经济,都优于蜀国。即使关羽伐魏乐成,蜀国的实力也弱于东吴,对东吴也造不可多大的威胁,何况襄樊之战后蜀国一定需要时候修整,魏国一定惊愕,且势力被分割为工具两部,许都直接面对来自荆州的威胁。若魏国不迁都,则必然要抽调军力防守许都,若迁都,则极梗概导致全线摆荡。要是孙权此时兴兵合肥,抢占郡县,扩大战果,分魏国而逐鹿中原,那么天下之归宿也许还是个未知数。

上一篇:嫌疑人抖音刷到十堰警方“寻贼视频”当晚心虚自首 上一篇:[滚动]湖北省发布2018年居民阅读指数武汉宜昌鄂州排前三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图文欣赏